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卷发

http://www.frguo.com/ 2020-04-29 广西文学  伍月凤

  小王学理发时不到二十岁。

  上山下乡那会儿,小王不会干农活,在一次劳动中,不小心被石头砸断了几根脚趾。伤好后,队长把他带到村里唯一的剃头匠刘师傅家里拜师学艺,让他学成后为村里人服务。

  小王聪明,学得又认真,三五个月就青出于蓝了。于是,他和师父划分了服务范围。

  一把剃刀、一把剪刀、一件剃头围脖,小王开了张。他嘴巴甜,能说会道,让他理完发,乡亲们心里比头上还舒坦。

  其他村的人也明里暗里来找小王理发。小王年轻,手脚麻利,干活儿快,来者不拒。那些人过意不去,便常常塞几个鸡蛋、几条小鱼当理发费用。

  小王的伙食得到改善,人健壮起来,帅气起来,围着他转的年轻姑娘也多了起来。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刘师傅服务的人少,生产队给的工分就少了,刘师傅老脸挂不住,又不好明说,只能背地里叹气。

  刘师傅的闺女小凤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张照片,往小王手里一塞,把胸前又粗又黑的大麻花辫往后一甩,恶狠狠地说,你给我做这个发型,做不出,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小王看一眼照片,照片中的女人穿着旗袍,刘海儿卷成好看的弧度,大波浪随意地披在肩上。小王又看一眼小凤的蓝布褂子,说,别卷了,你的麻花辫真的挺好看。

  小凤白他一眼,关你屁事,不会就明说!

  这发型不适合你。这是小媳妇才做的发型。小王只好说了实话。

  你!十八岁的小凤瞬间脸红了,一跺脚,又丢下一个白眼,跑了。

  小王的目光被小凤背后晃荡的麻花辫牵出老远,好久也收不回来。

  不久,农村包产到户。小王在村部拾掇出一间房,开起理发店。

  开店第一天,小王就把刘师傅接来,说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可刘师傅每天只给两三个老人剃个光头,其他的事,还是小王做。月底,小王仍然给刘师傅开几块钱工钱。来店里理发的乡亲们,都竖起拇指,夸小王厚道。

  小王回了几趟城,店里的理发家什丰富起来,大波浪也开始在乡村小媳妇们的头上荡漾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小凤每天来给父亲和小王做饭,做完了,自己不吃,只呆坐着发愣。这天,小王正给一个小媳妇做卷发,来了一个急着剪头发的。

  小凤,帮个忙。小王看向小凤,眼里写满求助。

  我?我不会。正发愣的小凤这下发了慌。

  卷发简单,我教你。小王说完,拿起一个卷发圈,将一缕头发缠绕进去,然后用一根橡皮筋固定,又挤几滴药水。

  小凤站在旁边,看小王示范了几个,似乎也不难。小凤上手一试,竟也像模像样。

  从此,小王又多了个帮手。

  半年后,小凤给一个小媳妇做完卷发,对小王说,我也想做卷发。

  小王说,小媳妇才做卷发,话没说完,小凤咔嚓一声,剪掉了胸前长长的麻花辫。

  小王抓起剪断的麻花辫,直跺脚。小凤看小王心疼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说,你真是个傻瓜。

  小王回过神,傻乐了半天,才动手帮小凤卷发。

  结婚那天,小凤披着大波浪的卷发,再戴上一朵大红花,鹅蛋脸娇艳如花。站在她身边的小王,也同样笑成了一朵花。

  村里其他做卷发的小媳妇很不满,都说小王偏心,给小凤做的卷发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

  小王咧嘴笑笑,并不争辩,只在心里想着,被自己珍藏在樟木箱子里的麻花辫,又该洗洗、晒晒了。

 

  作者简介:

  伍月凤, 潇湘女子。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毛泽东文学院18期学员。在《小说月报》,《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选刊》,《今晚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