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访谈 -> 内容阅读

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访谈| 洛小阳:读者喜欢的网络文学作品就是好作品

http://www.frguo.com/ 2021-09-02 

  编者按:湖南当代文学史,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中青年作家的崛起史。自上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文学湘军经历了一系列变化,从崭露头角到黄金时代,再到沉寂突围,继而建立新的格局,这其间,都是一批中青年作家在文坛上横刀立马,铸就了文学湘军的影响力。

  奋斗百年路,起航新征程。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文艺思想,繁荣发展湖南文学,湖南作家网策划了“湖南中青年作家系列访谈”活动,旨在通过与当前创作较为活跃,成绩较为突出的中青年作家对谈,挖掘其写作背后的真实感受和生命体验。在倾听、交谈过程中,再现每位作家的创作之路,从创作背后构建一部关于湖南当代中青年作家的心灵史。

 洛小阳

 

  本次访谈对象是湖南网络作家洛小阳。对谈中,洛小阳用幽默的措辞和自身真切体验带我们感知网络文学作家创作中的心路历程。他以自己的转型作《三尸语》为引子,带我们走进他构建出的独特“匠人”宇宙。

  因为一张火车票的票钱和网络文学结缘,再到之后的“暴肝”码字、获奖,洛小阳已然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颁奖典礼上评委这样评价他的作品:“《三尸语》书写了一座楚地村庄的百年灾患秘史。文本构思精妙、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画卷般呈现村庄内部嘈杂而沉重的生存格局。作者沿袭传统志怪笔法,状怪见人心之叵测、写鬼显人性之幽微。作品立足个性化地理文化空间,是当下网络文学在地性书写的典范。”

 

  马 兵:是什么样的一个契机让您走进网络文学创作的世界?

  洛小阳:我写网络小说是个意外。打小我就很喜欢写东西,中学的时候写了好几个笔记本。后来读了大学,在大五那年,我前往昆明医院实习。那时候家里穷,快过年了,我没钱买火车票回家过年,所以就给发小吐槽这事儿。发小说,“你可以把你写的东西发到网上去试试看,不求赚多少,弄一张车票钱回来就行。”然后就这样走上了网文小说的这条不归路(说多了都是泪啊!)

  马 兵:我有注意到,从《极品仙尊在都市》到《三尸语》,您在题材上有了很大的跨度,能否谈谈为什么想要进行这样的转型呢?

  洛小阳:确实,在写《三尸语》之前,没写过类似的题材,这是第一次写悬疑灵异。之所以写这本书,是因为从小就听爷爷讲村里的民俗,他还说小时候见过真正赶尸的人(已经不可考,毕竟爷爷那时候也还小)。真正起念头写这本书,是因为我爷爷那年去世,而且和我书里写的一样,毫无征兆的走了。第一章的内容,几乎就是还原了当时的场景,没有什么艺术加工(除了结尾)。等真正开书之后,想到我们村以前有泥匠、鞋匠、木匠、瓦匠、铁匠……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匠人都渐渐的消失在大众的眼里,所以就想着,能不能借着这本小说,把以前存在过的各路匠人都写进书里。这样,即便真的以后不会再有这类匠人,至少也还有人记得,他们曾丰富了我们的生活。

  马 兵:嗯嗯,小说《三尸语》中的匠人宇宙也是个别出心裁的设定。您是否会考虑用一系列作品来填充自己的“匠人”体系?有相对应的新书规划了吗?

  洛小阳:是的,在写这本书之前,就做好了出一个系列的打算。想要把匠人宇宙给丰富填充。新书已经在规划了,打算把前面的坑都给填起来

  马 兵:要建造这样一个独立的匠人体系,对作者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在写三尸语之前,您做了哪些资料搜整工作呢?

  洛小阳:写之前没想那么多,就是想写点东西纪念我爷爷。但越往后写,就越觉得知识匮乏,所以就自己开车去走访了很多乡村,找老人家、道士先生、木匠、泥匠等等去聊。然后就是阅读大量有关土司王朝,土家族的民俗文化,在写作的同时,将这些东西整理出来,然后把收集到的素材融入到小说里。

  马 兵:嗯,依托民俗文化创作,怪不得《三尸语》能有这么好的成绩。回到小说本身,在《三尸语》的三个主要角色当中,张破虏和凌绛一死一瞎,而洛小阳平安无事。在另外两位主角的衬托下,洛小阳在实力和心性等方面显得相对普通,您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意愿来塑造的这个人物呢?

  洛小阳:应该是真实吧。感觉这样才最像一个正常人。要是随便看张破虏和凌绛施展匠术就学会了的话,有些不切实际。而且如果匠术都这么容易被学会的话,感觉早就乱套了,而且也没办法突显匠术的神秘。所以我就尽量让洛小阳以一个平常人的角度去应对这一切,这也是一些读者诟病的地方,觉得主角没有成长。实际上主角是有成长的,只不过过程很慢,是最真实的成长节奏。

  马 兵:经您这么一解释,再去回想,才明白正是因为书里的很多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所以能留给我们很深的印象。说到小说的主人公“洛小阳”,您的笔名也是洛小阳,这中间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吗?

  洛小阳:当初看《盗墓笔记》,看到洛阳铲,印象很深,加上我姓罗,所以就取了个洛阳,结果发现被占用了,就在中间加了个小字。洛小阳。

  马 兵:原来是从《盗墓笔记》里得到的主角名。那您是否有想把“匠人”宇宙打造成“盗墓”宇宙那样的巨大ip的想法呢?

  洛小阳:写之前就是对标《盗墓笔记》去做的大纲,结果中途被网站坑了,就草草完结。等有机会,肯定还是想要完善匠人体系,做一个大IP出来。(菩萨保佑、愿望成真)

  马兵:那您是如何看待网络小说盗版等侵害作者权益的现象的呢?好像您之前和网站还打过官司?

  洛小阳:还能怎么看,咬牙切齿地看呗。以前有人做过统计,如果没有盗版,网文作家的收益,至少翻十倍。主要还是侵权的成本太低,维权的时间成本太高,希望以后环境能越来越好吧。

  马 兵:嗯嗯,期望那一天的到来。您会看作品连载时粉丝的评论吗?粉丝的评论会对您的创作产生影响吗?

  洛小阳:会看。以前基本上是每条都看,现在是选择性的看。会影响创作,有积极地,也有消极的。比如写三尸语,看到有读者猜后面的剧情,然后发现被猜中了,就赶紧改。这样写出来,大家就会觉得,果然没那么简单。会让书的质量越来越好。消极的,自然就是差评了。会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认可,很失落。其实作者写书,都希望能写好,但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比如洛小阳,就是一个正常人,没办法做到惊艳的救场。所以我也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希望有朝一日看见差评,也能坦然面对。

  马 兵:我们都知道,网络作家的码字量是极大的,连载过程中的码字压力是否有影响到您的作品质量呢?网络小说的爆肝式写作对您的生活有哪些影响呢?

  洛小阳:写这本书的时候感觉还好,并没有太大的码字压力,因为当时明确表示,一天两更,打死不加更。所以一天就更新6000字左右。这也是为了保证质量,不得不做出的妥协。但即便只更新两章,每天都是熬夜到两三点,才写完第二天上午十二点的更新,然后到晚上十点前写完第二章。我想我这个也算是爆肝式写作了。对生活最大的影响就是熬夜熬的太狠,作息全乱了,搞得痛风了,也变胖了。

  马 兵:创作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事情可以分享一下吗?

  洛小阳:最难忘的事,就是写书的时候,读者自发的抱团打赏催更,然后看着打赏的金额就头痛,还更新根本还不完。我感觉他们哪是想要看我的书,他们那是要我的命!所以后面我学乖了,打死不加更,爱咋咋地。(脸皮厚,随便你们催个够!)

  马 兵:在您的眼中,什么样的网络文学作品是好的作品?您欣赏的网络作家有哪些?

  洛小阳:我和其他人的看法可能不一样,我觉得只要是读者喜欢的网络作品就是好作品,当然,如果有深度,能给人一些启发的就更好了。只要是坚持原创的网络作者,我都是欣赏的。不过我个人更偏好文笔功底扎实的,比如愤怒的香蕉,烽火戏诸侯。

  马 兵:确实,大众喜闻乐见是最重要的评判依据。您在写作过程中会有卡文的时候吗?是怎么化解的呢?

  洛小阳:肯定会有卡文的时候,现在是听到这两个字都怕,因为卡文的时候真的是想死,想用头撞墙。化解的办法很蠢,多看多想多写,就死磕,然后就会卡过去,而且写出来的东西质量也会很高。

  马 兵:相较于其他文学体裁而言,网络文学和读者的距离更近。您有什么话想和自己的读者说的吗?

  洛小阳: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就好,活在当下,珍惜眼前,生活很苦,不要有太大压力,满怀希望,拥抱未来。当然了,也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小阳!

  马 兵:现在网络文学的体量大、准入门槛低,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网络文学创作的道路。对于这些网文新人,您有什么寄语或者建议吗?

  洛小阳:希望大家要是走上这条路的话,一定要坚持:一是坚持不要放弃,二是一定一定要坚持原创!

 

  对谈者简介:

  罗文,笔名洛小阳,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网协理事,番茄小说网长约大神作家,毛泽东文学院第八期网络专题研讨班学员。自2014年开始网络小说创作以来,共创作近千万字作品,连载《三尸语》期间,独创名俗匠门体系,长期霸榜,月销售破百万,打破该网站各项记录,2019年荣获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新人新作奖;于今日头条发表长篇都市修仙小说《极品仙尊在都市》,截止目前,单平台推荐达22亿,阅读近3亿,霸占销售榜长达一年时间,于2019年荣获今日头条年度作品。2020年获第二届湖南省十大网络作家。

    马兵:湖南作家网实习编辑

 

    湖南作家网策划出品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