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黄孝纪《八公分的味道》

http://www.frguo.com/ 2021-09-30 湖南作家网

广东人民出版社2021年9月出版

本书入选2016年湖南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选题

 

  内容简介:

  从母亲的菜谱和湘南“八公分村”的食材和味道,记述童年乡居生活的朝暮,再记述青年离乡在外奋斗的经历,以及中年因父母离世而回乡的所见所想。作者将南方乡村的样本以文字珍贵地封存,寄寓着当代人对家乡的眷恋和故土的思念。

 

 

  作者简介:

  黄孝纪,1969年出生于湘南山区八公分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近十年来,以出生地为样本,书写中国南方乡村社会变迁,著有系列散文集《八公分的味道》《八公分的时光》《瓦檐下的旧器物》《一个村庄的食单》《故园农事》《节庆里的故乡》等多部,曾获文津图书奖、孙犁散文奖、冰心散文奖等奖项,多次入选国内权威好书榜。

 

  目录

  自序:故乡从未远离

  第一辑 瓜叶生长

  母亲的菜谱

  瓜叶生长

  野菜正好

  野果记

  老井

  四季泉声

  结冰盖啷的日子

  第二辑 老厅屋

  如豆的灯火

  石板巷里的旧玩具

  红薯的乡村野史

  老厅屋

  故园小记

  土灶记

  山村朝暮

  父母的坟

  第三辑 奔突者

  在路上

  奔突者

  工友

  出书记

  含羞草的花

  南开大学

  飞吧,枯叶蝶

  第四辑 回乡记

  回乡记

  遍地瓦砾

  家猪

  柏树有多少种死法

  送葬记

  油榨坊

 

  精彩节选:

 

飞吧,枯叶蝶

 

  望着你越飞越远,越飞越高,高过对面楼群屋顶,融入灰白苍茫的天空,变成一点,不见了。我的心,不只是激动和对你前路的祝愿,顷刻间,也有留恋。

  早晨,洗漱过后,窗台手纸上黏着的一片黑色残叶引起了我的注意。昨夜的风大,又有雨,对于这无端飘来的叶片,我也没有探究它的来源。

  我把纸卷拿来一摇,残叶没动。又一摇,还是没动。这是怎么回事?

  我凑近眼前一看,这片残叶竟然是一只虫子!

  这无端来临的虫子仿佛一个静物,形状奇特。我摘下它黏附的那点儿小纸团,细细端详。它的身子像一片两三分长的残缺的叶片,侧立着,尾部一个小小的叶柄,上前沿两个弯曲的豁口,犹如被蚕食过的枯叶。头呈三角型,像猫头鹰的脸,一对黑色的眼圈,依稀密布着细微的红点。它似乎长了一个小鼻子,向上弯曲,如一个蜷曲的叶须。我轻轻转动纸团,虫子依然一动不动,几条钢丝般细长的腿,支撑起这似叶非叶、似鱼非鱼奇形怪状的身体。

  这是个什么东西?活的还是死的?

  我拿出相机。一手举着纸团,一手对准它不断按下快门,镜头几乎要触着它的身体。前后左右,俯拍仰拍,我变换着角度,足足拍了几分钟。它依然一动不动。

  是不是死了?

  我把纸团放在窗台上,拿了一只梅花起子,轻轻拔了它一下。它突然飞了起来,瞬间,就冲到了玻璃窗的上沿,极速扇动翅膀,扑打窗户,仿佛挣扎着要冲了出去,却又猛然掉了下来。它的翅膀张开,两片黑色的枯叶下,还有一对饰着粗黑曲纹的金黄色翅膀。片刻,它收拢翅膀,又成了窗台上的一片安静的枯叶。

  我想起来了,它就是昨晚飞进来的那只蝴蝶。

  这段时间,义乌总是下雨。尽管已是11月,立了冬,依然大雨小雨下个不停,难得有个晴天,甚至连半阴天也少有。

  昨晚的风雨也大,我开门时,在门把上似乎触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一闪,进了屋。日光灯下,是一只黄色花纹的蝴蝶,一圈圈仓皇飞动,带着紧张和陌生。

  我站着看了看,心想,真是个不期而至的客人。我也似乎很久没有看见过蝴蝶了,由它飞去吧。关灯,歇息。

  而现在,我有点儿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一只蝴蝶?搜寻我的记忆,可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蝴蝶。这是不是一只飞蛾?它的枯叶似的身上,有着飞蛾般细微油滑的粉末。我打开电脑,把这只昆虫的照片放进了我的QQ相册。

  上午上班的时候,有网友留言,这是一只枯叶蝶。

  枯叶蝶?

  我在网上搜索这个名字和图片。

  原来,它竟然是一只十分珍稀的枯叶蝶!它的珍稀程度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枯叶蝶活体或标本的价格,网络上也有吆喝,有开价数百元的,数千的,上万的,甚至三五万的。这个商业化的社会,已经没有一样东西不按金钱去计价了。

  我该如何处置这只枯叶蝶?当我知道了它的来头和身份,心里也犯了嘀咕。通知当地报纸、电视新闻热线,宣传报道一下,再交给有关部门?他们又会如何处置这只枯叶蝶?其实,很多自然资源和珍稀动植物,就是因为新闻宣传,反招致了祸害。如果那样,一只美丽的生灵遭扼杀,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也许,只有天空和大自然才值得信赖,才是它的归宿。

  中午,天气转阴,略带微微的暖。枯叶蝶依然一动不动地伏在窗台上,像一片静止的残叶。

  我轻轻推开窗户,拿梅花起子轻轻触碰它。枯叶蝶打开了两片残叶,露出金黄的里翅,停在窗台上,不停地扇动着。梅花起子又一碰,枯叶蝶腾空而起,疾速飞到窗外,绕过花盆,穿过护窗条的间隙。

  我注视着它不断扇动翅膀的身影,在两栋楼间不断地腾空,腾空。它的速度很快,迅速越过了对面的楼顶,也没有留恋楼顶栽植的橘子树,径直往天空深处飞去了。

  但愿它能飞越金钱气味浓烈的城市上空,飞向远郊的深林。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