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凝眸乡野的絮语——关于《乡村指纹》

http://www.frguo.com/ 2021-10-11 张雄文  湖南日报

  强勇是冷水江乃至娄底近来比较活跃的作家之一,时有散文佳作见诸省级纯文学期刊,彰显一个后来者强劲的写作功底和实力。他像一头不懂畏惧的牛犊,硬生生闯入出头殊为不易的文学圈,令我很有些感喟。不经意间,他的一部煌煌之作——散文集《乡村指纹》又将隆重付梓问世。作为一道喝过澄碧资江水的老乡,翻览这部厚实的书稿,我着实为他高兴。

  《乡村指纹》分《乡村·亲情》《在途·风光》《印痕·沉思》《观潮·杂谈》《发现·钩沉》等五辑,以沉甸甸的情愫凝眸乡野浸入骨髓的风物和景致,也以质朴而传神的笔触描摹逐渐逝去的乡村人文、地域文化。全书50余篇作品串联起来,便是资水河畔一幅全景式乡野风光与风土人情图,也是一幅作者且喜且歌且叹的行吟图。诸如梅山傩文化记忆、茶马古道上的风雨人生、先贤们遗留的幽谷跫音、古老而亲切的资水滩歌……像一串串乡野晨昏时的絮语,细碎而清亮,缓缓浮荡于读者耳畔。

  尘世沧桑,险阻备尝,强勇的文笔也由此老辣而生动。他笔下的小镇沙塘湾老街,苍老而凄美,令人无端想起断臂的维纳斯:“那遗留着的墙垛子,长满了青苔,成为了普通人家的基石,静默地支撑着新的建筑和生活,而在那爬满青苔的垛子上,杂草丛生,却在年年的春上照样长了出来。”他记忆里的年早饭,又是一幅欢欣漫溢的早春图:“有啁啾的鸟声跟着进来了,落在阳台上,落在眼眸里,落进耳根中,落进心灵深处,清新的,明亮着,似珠露,若温玉,就那么一声,却又萦绕在心间,于是,春晨就醒了,新年到了,太阳出来了。”冷水江的母亲河资水,也在他的肆意铺陈间摇曳生姿:“江心石滩就是舞池,一湾碧水就是幕布。白鹭,就是江心里优雅的舞女,舞姿倒映在水中,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美。”

  我的家乡冷水江是湘中群山深处的一座小城,却从不闭塞穷寒。因资水而灵动,因多矿而富庶,王勃笔下的物华天宝,似乎尚不足以形容其丰饶。民风自古既朴拙也强悍,深受梅山文化的浸淫,待人以义字为先。我在那里的山山水水间度过了素朴的青少年时代,一草一木早刻入了骨髓深处。离开家乡多年后,年岁愈长,早年的记忆愈加清晰。乡情也像一缕村里的炊烟,迎风而缓缓升腾、漫溢。因而,手捧这部《乡村指纹》,我分外亲切,似乎陡然穿越时空,又成为一个晨间牵牛的牧童,恬然躺卧在了家乡的田埂地头,或山峦河畔。

  冷水江的文学曾地灵人杰,涌现过中国史上“第一个女兵作家”谢冰莹等一流人物,文坛宿将谭谈也从这里走出。近来,文学同道颇如泉涌,时有各种雅集唱和,令遥居他乡的我十分歆慕。因而,当强勇嘱我为《乡村指纹》作序时,欣然应允,祝贺之外,以期共勉。

  (《乡村指纹》 张强勇 著 北京日报出版社出版。本文为该书前言。)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