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胡小平《格局》

http://www.frguo.com/ 2021-10-19 胡小平

  内容简介:

 

  《格局》是湖南省作协评选出的湖南省“庆祝建党100周年主题文学创作专项”作品之一,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共15章,41万字,被誉为“改革和发展的厚重画卷,初心与使命的深情颂歌”。

  该作品写的是正当H银行沧江支行行长谷为怀因为机构改革,支行可能被撤并而焦头烂额之时,又发生了沧江机械厂员工廖三元与支行员工余小丽携款潜逃事件。谷为怀在愧疚中请辞,副行长凌志云临危受命。与此同时,沧江机械厂也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各种利益关系、各种矛盾纠缠在一起,错综复杂。老厂长王援朝住院,一时机械厂群龙无首,一片混乱。支行在机械厂的贷款可能形成损失,给支行的可能被撤销雪上加霜。副厂长胡国庆几经权衡,在忐忑中肩负起主持机械厂工作的重任。此后,凌志云和胡国庆在谷为怀和王援朝的支持下,相互支持、相互配合,勇于改革、积极进取,团结一切力量,战胜各种困难,开创新局面,打造新格局。面对困境和变革,支行上下一心,高唱《国歌》,通过开展“三保”“三战”保住了机构。之后又精心组织,成功股改,从而业务蒸蒸日上,成为沧江银苑一颗耀眼的明珠。机械厂在支行封闭贷款的支持下,几经曲折,新产品成功上市,之后又排除干扰和阻挠,成功改制,成为沧江的明星企业。

  作品讲述的是对中国及世界经济金融格局产生了积极而深远影响的国有银行股改和国有企业改制的故事,立体地展现了在改革和发展中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责任和担当,描绘出一幅改革和发展的壮丽而又厚重的画卷,既有家长里短的生活细节,也有波澜壮阔的宏大场景,既有当下的现实感,也有历史的纵深感,故事起伏跌宕,引人入胜,人物鲜明生动,跃然纸上。

 

  作者简介:

 

  胡小平,湖南隆回县人,现供职中国银行湖南省分行,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金融作协理事、湖南省金融作协主席,毛泽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已发表、出版作品300多万字,出版散文集《血脉》、长篇小说《催收》《蜕变》《青枫记》《格局》、报告文学《爱使桃辉》等11部文学作品。作品收入多个选集,中篇小说《两张假钞》和长篇小说《催收》分别获中国第二届(2013年)、第三届(2017年)金融文学奖等;短篇小说《担当》获中国金融作协征文一等奖;散文《五年圆三梦》获湖南日报、湖南省作协联合征文一等奖;长篇小说《青枫记》获湖南省“梦圆2020”主题征文二等奖。

 

  精彩节选:

 

  “我告诉你们,狼来了,真的来了。”这是谷为怀在会议室落了座,看了一眼曾迎春和凌志云之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曾迎春一时没明白过来谷为怀说的是什么,只是莫明其妙地看看谷为怀,看看凌志云,一听手机“叮咚”一响来了信息,便忙打开翻盖,笑着看信息去了。尽管谷为怀竭力想说得平和、平静一点,但凌志云一眼就看出了他心中的焦虑和担忧。

  “谷行长,这一天我是预感到了会来的。”凌志云看一眼谷为怀,玩转着手上的笔,“三年前,当那个被撤销了的支行像那颗流星划过天空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听凌志云这么一说,曾迎春明白过来谷为怀说的是什么了,却将手机盖“叭”地一合,装糊涂说:“那怕什么,狼来了就来了呗!”

  “曾行长,你可别说得那么轻松。”谷为怀看着曾迎春,“来的是狼,不是羊。狼一来,那难免是要吃人的。”

  “吃人也不用怕,怕不得的。”曾迎春将手机往桌上一搁,呵呵一笑,“不是有首歌唱得好么,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狼来了,那一枪嘣了它好了,还可以吃狼肉,穿狼皮,好着呢。”

  凌志云笑着说:“曾行长,可这狼来得快,来得猛,要弄不好,只怕你枪都还没举起来,或是子弹都还没上好膛,你人就已经给狼压在爪子下边,或是给狼叼在嘴里了,失去了反击的时间和力量,会……”

  “凌行长,你这话可不只是我不爱听,谷行长也会反感的。”曾迎春瞟一眼谷为怀,指了指凌志云,“你应该知道,我们谷行长可是一个优秀猎手,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再凶猛的老虎也躲不过他的枪口,狼总没有狐狸那么狡猾,没有老虎那么凶猛吧?”

  “曾行长,你就别夸我,也别开玩笑了。”谷为怀轻轻敲了一下桌子,指一下自己的脸,看着曾迎春,“你看看,我都快急死了。”

  “哎呀,谷行长,急什么呢,不就是狼来了嘛。不用急的,架好枪就行了。你要是怕,那枪我来架好了。”曾迎春抬起右手,做了一个打枪的姿势,看着谷为怀,“再说,狼来了,你急也没用,一急,反而会乱了方寸,乱了阵脚,那可不行的。你是一行之长,可不比我,也不比凌行长,你是万万乱不得方寸,乱不得阵脚的哦!”

  “好,你提醒得好。我谢谢你!”谷为怀朝曾迎春浅浅一笑,“只是这事是火烧眉毛了,我们就别再开玩笑了。”

  “好,不开玩笑,不开玩笑。”曾迎春往椅子上一靠,笑看着谷为怀,“谷行长,我可是没半点恶意的,只是看你焦急,急得脸都绿了,都不是个人样子了,才开了这个玩笑,也是想让你开心一下。你开心了,那我们也就安心了,放心了。”

  谷为怀哭笑不得,只好在心底一声叹息,说:“都这个时候了,这个样子了,我能不急吗?能开心得起来吗?”

  “嗯,也是,也是啊!”曾迎春边说边点着头。

  “好在虽然狼来了,但上边并没说支行马上会撤。”谷为怀看着曾迎春和凌志云,“不过听省分行徐行长的口气,虽然支行不会明天就撤,但也许后天就撤了。”

  “能这样就好。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这等于是虽然判了死刑,但没有立即执行,那就还有一线生机,还有希望,还有未来。”凌志云看一眼曾迎春,看着谷为怀,“其实就是上了刑场,眼看就要开刀问斩,说不定又飞马来了圣旨,来个刀下留人呢。”

  “志云,你也说笑话了。”谷为怀勉强一笑,“你这是宽我的心,也宽你自己的心吧?”

  “谷行长,这可不是笑话,也不是宽哪个的心,电影电视里常见,现实中也是有的。”凌志云一本正经地说着,“不到那一刹那,那就不能想着死,而是要想着生,要想着还能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曾迎春似笑非笑地看着凌志云,说:“凌行长,你这是烧糊涂了,还是说梦话呢?”

  凌志云摸了摸额头,说:“我没发烧,也不是说梦话!”

  “要我看,如果是反正要死的,那就不如早死早投胎,过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何必要不死不活地难受。”曾迎春一拍桌子,“支行也一样,如果是反正要撤的,那不如早点撤了,别看着生气,想着心烦。”

  “曾行长,你这就真的是说笑话了。”凌志云笑着看着曾迎春,“我只问你,支行真要撤了,那你去哪?我去哪?那近百号人又去哪?总不能一起坐到街上去喝西北风吧!”

  曾迎春眨眨眼睛,手一摊,说那她还真不知道。(节选自《格局》第一章《狼真来了》)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