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青山碧水新湖南 -> 内容阅读

巴山:“凤凰”寻梦

http://www.frguo.com/ 2021-10-20 红网

  一

  我想,喜爱沈从文作品的读者,大都应该知道一个名叫凤凰的地方。凤凰既是生养沈从文的故乡,更是他的魂归之地。尚记得沈从文先生在一篇谈人生经历的文章中写道:“我情感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幼小时较美丽的生活,大都不能和水分离。我受业的学校,可以说永远设在水边。我学会思索,认识美,理解人生,水对于我有极大关系……”的确,凤凰,不仅浸孕了沈从文先生的人生,同时构成了他作品中至关重要的社会场景与文化背景。

  之前,我对凤凰的印象,也多自沈从文的小说《边城》中得来:“两岸泊舟无数,宿醉未醒的船夫从晨曦中的吊脚楼边匆匆跳到船头,妖冶泼辣的女子在楼头挽留相好的船夫,被山匪抢了媳妇的小裁缝垂着泪锁纽扣……”

  因此,留存于我心中的凤凰——美丽、神秘而又多情、浪漫!

  于是,平生与文学纠结不清的我,总想着有一天能到凤凰城走上一遭,实现我的寻梦之旅。

  今年5月,到深圳、广州出差,没想火车路过湖南怀化时,听列车广播员介绍说,怀化距离著名的凤凰古城仅有几十公里,我一下子激动了,我想,说什么也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返程的途中,我特意买了广州到怀化的车票,为的就是了却这份多年的心愿。

  火车抵达怀化站时,正赶上天降大雨,可我顾不了许多,立马转乘了去凤凰的大巴。汽车在开往凤凰的途中,车上的我仿佛朝圣般地向着一个多年的梦境扑去。我的心早已徘徊在雨丝交织的凤凰城了。

  途中的两个小时在我的如梦似幻中一晃而逝,突然,一条清澈的江水漂入我的视野,江水中倒影着两岸的青山,还有那满眼飞檐翘角的古建筑,那江边错落有致的吊脚楼。无须打听,我知道,梦中的凤凰城到了。

  青山绿水伴着满城古色古香却又别具风味的楼阁,这非同一般的美,竟令一时词穷的我不知如何描绘了……难怪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说:凤凰是中国最美丽的小城。

  我寻梦多年的凤凰如诗如画地呈现于眼前,恍如一个孩童突然面对一大堆好吃好玩的东西,不知如何着手。此时的我,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唯一的愿望便是,我绝不能囫囵吞枣地胡乱地走马观花的一游,那样就是遭践了这美丽绝伦凤凰古城;我必须一点一点地细细品味。虽值正午时分,但我不想立马开始我的寻梦之游,加之旅途劳顿,于是便决定先好好睡上一觉,养足精神后再开始品读我梦中的凤凰。

  选择了一家临江的家庭旅社,名叫“醉山水客栈”,一个如诗如画的名字,名副其实,因为窗外便是如诗如画的风光,只是我没急于欣赏……

  一觉醒来,已到半下午了。于是,就从五月的这个半下午,我开始了对凤凰的解读。

  二

  位于沱江之畔凤凰城,四面群山环抱,关隘雄奇。碧绿的沱江依着城墙缓缓流淌,江面游船点点,情歌悠扬;山间钟鼓声声,雾霭缭绕;江边更有綄纱捣衣的苗家女子的朗朗笑声,两岸依山临水的吊脚楼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凤凰,简直就是一幅浓墨重彩精心绘制的绝妙山水画。

  顺水而下穿过虹桥,已逾百年历史的古建筑——万寿宫、万名塔、夺翠楼……依次展现于眼前,给本就古韵浓郁的凤凰城更添几份厚重感。当你徜徉于一条条石板街时,一种远离尘世的感便由然而生。两边的古建筑各抱地势,鳞次栉比,亭台楼阁重重叠叠,如巨龙飞舞,似鳌鱼展翅。细雨声中,仿佛传来敬香人的牛皮钉鞋敲击街面,发出“叮叮”的响声,使人恍若隔世。街道两边,各种特色食品、银器首饰、旅游小商品店,以及染坊、制作的作坊、工艺美术店等琳琅满目。还有小吃部和酒店,狗肉汤锅香味,包谷烧的醇香使人唾涎。

  漫步东门外,登上虹桥,登楼眺望,可看到著名的“凤凰八景”特色:那连绵巍峨的南华山横亘在古城南面,似一道绿色的屏障,苍松翠柏,含蔚笼烟,石径弯弯,清泉冽冽,鹰飞兽走,鸟语花香,是一个著名的游览圣地。另有东岭迎晖,溪桥夜月,龙潭渔火,梵阁回涛,南径樵歌,奇峰挺秀等风景名胜,把古山城装扮得更加美丽无比。

  的确,凤凰古城无处不美,无处不令你驻足沉醉。北门外那座长长的跳石墩木板桥古朴有趣。不仅有水涨水落的不同情趣,而且那些穿着苗族服装,挑着山货的行人就使人久看不厌。桥岩那一溜青光岩铺就的码头,整天不绝的棒槌声,嘻嘻哈哈的喧闹声,汇成女人们世袭的乐园……

  其实,夜晚的凤凰是更加迷人的,大街小巷彩灯闪烁,把那那飞檐翘角的古老建筑照得通体透亮;沱江两岸吊角楼上的那一排排大红灯笼,还有江面上那数不清的花灯倒影江中。是仙景?还是画景?行走江边的我如梦似幻如醉如痴,只呆呆地跟随如织的游人慢慢移动着脚步,未曾想,夜深时,见游人渐少,也想回去休息了,可竟发现找不着回客栈的路了。于是便趁机感受凤凰这难得的宁静。

  此时的江边,只有偶尔能相拥相偎的身影,伴着他(她)亦醉亦醒的表白,我被触动的心也随着渐渐远去的烛光,牵牵绊绊,时起时落。确然,深夜的凤凰安祥得引人自醉,忍不住让人意乱情迷;干净地可以忘记世俗和原则,唯有炙热的心急剧地跳跃。人可能在这个时候意志最薄弱,潜意识中有过却不曾跨越的情感,特别容易冒出来;也可能在这个时候表达出来的,才是最真实、最干净、最长久的期待……

  三

  第二天走出客栈时,天空虽飘着细雨,但雨中的古城却别具风韵。阴湿的天空下,远山白雾氤氲,古城的气质清雅宁静。走进狭长幽深的巷陌,脚步声叩响湿漉漉的石板,如同叩问一个个古老的神话。青砖红瓦的古楼,飞檐翘角的马头墙,老宅的蛛网,都板结成时间的坚果,像一本本没有句读的线装书,等待着你去破译和解析。

  伫立北门溯江而望,清丽的沱江如碧萝带一般从远山飘摆而来,轻轻地穿山绕城,让这座古老凝重的古城鲜活而灵动;雨丝飘洒在水面上,又为沱江增添了几许妩媚与诗意。平和清幽的水面上或许没有晴日的热闹场景,只有一些小木笺子和不多的几只游船往来,但闻竹篙点击江水的声音,轻轻掠过水乡的宁静与欢乐。两岸的吊脚楼象是时间板结中脱落的歌声,弥漫着深奥古绌的原始气息。不由得幻想着,吊脚楼因江河的繁华而繁华,昔日水手粗犷的船工号子引来了一群群俊美的女子住进楼里,在吊脚楼中演了一幕幕死去活来的爱情故事……

  还记得沈从文在《一个多情水手和一个多情妇人》中描述的那些可爱的水手和吊脚楼里妇人恩怨纠葛的动人场景:“……吊脚楼人家窗口,露出一个年青妇人鬓发散乱的头颅,向河下人锐声喊将起来‘牛保,牛保,我同你说的话,你记着吗?’年青水手向吊脚楼一方把手挥动着,‘唉,唉,我记得到……冷!你是怎么的啊?快上床去!’……‘我等你10天,你有良心,你就来——’说者,‘嘭’的一声,把格子窗放下了。这时节眼睛一定已红了……”由此可见,凤凰人对爱的坚守和渴望,充满神性。

  难怪从水乡走出去的沈从文终究还是要魂归故里,在那沱江岸边的听涛山,在从文先生的墓旁,不败的野花,泛着淡淡的色彩,还有缕缕的清香,陪伴着一个不朽的灵魂。

  阅读凤凰,不能不记住“值得回忆的哀乐人事常是湿的”。对于沈老这句话,我的理解是:伤心也罢,隐痛也罢,大悲悯也罢,人性的光辉,就从这忧郁悲怆的风情中迸射而出。

  四

  人们都说雨中的凤凰最美。我们乘船漂流沱江时,那一幅幅雨中美景、那一片连一片的翠绿,那种恍若出世的感觉,那让人浮想联翩的山岚水色……醉倒了我们这些忙于生活的凡夫俗子。一身的疲惫、满心的酸楚、难言的无奈、爱与被爱的困惑,都在这静寂如画的沱江秀色中消融。

  带我们漂流的船主是房东的远亲,一个纯朴的苗家汉子,他一路寡言,谨小慎微的举止仿佛在说:欣赏你们的美景吧,对我,你们可以忽略我的存在。无论我们欢呼雀跃,还是静思冥想。他都是安静而一丝不苟地驾驭手中的小船。不管激流还是险滩,他都把游船掌握得疾缓有序。使我们能得以全身心地欣赏这人间美景。

  雨稀疏地扯出一条条不规则的竖线,如同在铅灰色的天空织起了硕大无比的雨帘。风吹帘动,白云悠悠。这时,一只长有金色羽毛的小鸟,在天空画着一条精美的弧线,消失在山坡上黛绿色的密林中。置身于这样一幅生动的中国山水画卷里,你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就静静地看着、欣赏着……不知不觉间,沉淀在内心深处的那些难平的恩怨郁愁,被这清凌凌的江水,还有两岸无以伦比的清新美丽汰洗一尽。心,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轻松了许多……

  沱江的水美,沱江中的水草更美。它那茁壮而不失婀娜的水草,在水的压力和浸泡下,竟有一种肆无忌惮的疯狂,碧绿的叶,妩媚娇柔,随着水波的流动摇曳着美丽的身姿。小船划过的波纹,惊扰了几条觅食的小鱼,它们穿梭于水草中,消失在江水的深处。此时,徐志摩《再别康桥》的诗句禁不住撞入我的脑海:“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是呀,此时此刻,我多想在沱江的柔波里,做一条无忧无虑的水草啊!

  正在我如痴如醉陷于遐思之时,眼前突然一亮。原来是阳光已刺破云层,齐涮涮地照到了下来。眼前的江水如同撒上了万千的金属鳞片,一下子生动起来。此时的江面波光粼粼,耀眼而目眩。刚才还是水雾朦胧的两岸也已明媚一片。一切都是那么鲜亮、清新,如同洗过一样。远处的听涛山上雾气升腾,密雾渐开,一道美丽的彩虹像猛然揭开盖头的新娘,光彩夺目地站在听涛山的顶峰。与之久久凝视,我心中顿生奇想:听涛山于彩虹之所以这么灿烂,或许正是因为长眠于此的从文先生吧,他令人敬仰的人品、激情洋溢的文采,附丽于彩虹之上,给美丽的凤凰再添一处人间仙境。

  五

  如果说凤凰城内的一切带给我的心多是凝重而婉约,那么走出小城,走进山里,我一下子感觉阳光了许多。从冬就苗寨,到雷公洞,再到情人谷,我第一次与苗家阿哥阿妹来了个亲密接触。导游小龙就是一个正宗的“点炮”(苗语“阿妹”的意思)。一路上,她教我们唱苗歌,学苗语,还介绍苗家的一些风俗习惯。她说,苗家阿妹特别喜欢戴眼镜的“点菜”(苗语“阿哥”的意思),而全车带我就3位戴眼镜的男士。我们戏称,我们就是想到苗寨当一个上门女婿哩。四十分钟车程,在我们欢歌笑语中很快就到了。

  苗寨门口有几位身着苗服的年轻漂亮的苗家阿妹拦门,要求我们过“三卡”才能入内。“三卡”就是卡歌、卡酒、卡鼓。卡歌就是对歌,幸好刚好在车上学会一首苗歌,得以让我们顺利地进入了苗寨;卡酒就是喝酒,苗家阿妹会给你端上一碗米酒,喝起来与我们四川的醪糟差不多,甜甜的,从不饮酒的我也能轻松地一饮而尽;卡鼓自然也就是打鼓,苗家阿哥先会自己击打上一段,舞步纷飞、彩绸飘扬、鼓声隆隆,然后再把鼓槌交给游客,只要随便敲上两下便可。

  这里基本上是一完整的苗寨,遗憾的是间杂了几幢混凝土的楼房。当然也让我们见识了苗家“三怪”:石头当瓦盖、猪葸跑得比狗快、(苗女)抱起娃娃谈恋爱。让人难过的是,苗家女子的最高学历不超过初中,而至今还有许多苗家女子不用上学。难怪她们特别崇拜戴眼镜的阿哥,原来是认为他有学问。至此,我似乎又见到沈从文《边城》里的翠翠了。我想,历史已前进近百年,这样的习俗是不是也该与时俱进才好。

  在苗寨最让游客钟爱的就穿上苗服在那些用石块砌成的蜿蜒曲折小巷穿梭游走了;而最令我惊叹的则是九十几岁的苗王后还能用在不停地绣着苗家美丽的图案,看着她一针一线默默地穿插着,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个古老的传说。这传说充满浪漫、艰辛,甚至还充满苦难和血腥……

  随后来到雷公洞,听了当年土匪的故事,就更印证了这点。至此,我刚才阳光的心又沉了起来,直到去了情人谷,观看苗家阿哥阿妹的民族歌舞表演,一场真正的原生态艺术,又才让我轻松了几许……

  六

  “为了你这座古城等了千年,我相信缘分,相信我与凤凰的见面也是必然的”。曾经读《凤凰涅磐》的时候,对这篇文章,对凤凰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当时就在幻想着凤凰的模样和它的美丽。真正品读了凤凰后,我的心中依然久久不能平息这份激情。

  在凤凰城中,到处能读到历史的沧桑。古城所有的小巷都是由青石板铺就,这一块块从山里背来的青石板,纵横交错成小城的血脉,每一条小巷的青石板都被人们的脚板打磨得油光发亮,无疑是小城岁月的见证。

  在小街幽深而神秘的氛围中,唤起人们对一个久远年代纯朴民风的回忆,恍然依稀,我仿佛回复到沈从文先生笔下的岁月。好些时候,我都似乎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朦胧中看见“边城”里的爷爷、翠翠、大佬……

  在沱江边,面对着那些专心描画古城风貌的学子们,我想,画中和画外是不是不再有苦难了呢?是否所有的一切就得以被记录而不会遗忘了呢?如果说“历史是人创造的”,我则愿意从中去拾起一些民间的碎片收藏,以留给我的朋友们或者未来的子女们。这样,就可以通过长长的时间,通过遥遥的空间,让另外一时另外一地生存的人,彼此生命流注,无有阻隔。“先河”是这条带着碧绿又带着山野清香的清清沱江,无须我去开凿,就已经把“真、善、美”低吟浅唱于想念的浪花里。

  三天的凤凰寻梦之旅结束后,从不写诗的我也信情不自禁地信笔涂起了诗句:美丽的沱江/容我沉醉的眼神/痴望成横卧的桥/容我足底的眷恋/筑成两岸的河堤/容我心中的歌咏/屹立成水中的跳岩/在悸动的季节/容我和你一起/在凤凰不息地流淌;啊,凤凰/在沈从文的小说里/是湘西的风情/把翠翠的思念延长/凤凰/在黄永玉的画图上/是清丽的山水/把都市的风尘和燥热洗晾/凤凰/在苗家阿妹的歌声中/是迷人的梦境/把游人的向往唱亮/凤凰啊——/在我的心里/是一壶岁月陈酿的老酒/把我寻梦的心/灌得痴迷、酣畅……

  的确,湘西之行虽不过短短的三天,可对我,却是一次心灵的旅程,那份体验和那份感悟觉得不是一篇短文所能够容纳。青山碧水,廊桥河船,伊人垂柳,塔影河灯……那一切的一切,都让自己的疲惫和凡俗得到了释放。想起那一弯沱水绕城过,想起那沱水清拂下摇曳的水草,想起沈从文《边城》里翠翠和二老的故事,想起那“廊桥遗梦”般的虹桥……凤凰为你守候了一千年,不来凤凰,我定会后悔一万年!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