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聚焦新时代乡村 -> 内容阅读

朱净波:父亲的纪念章

http://www.frguo.com/ 2021-11-02 长沙晚报

  父亲今年八十有一,以前从不玩微信,微信号还是大儿媳帮他申请的。但偌大的家人群还是将老人家请了进去,并贵为“荣誉群主”,可见他在一大家子人心中的地位。

  群里20多人,平时从没消停过,诸如满姨要去旅游了,表弟在深圳加了薪……但父亲从不在群中说话,甚至红包都懒得抢,问为什么?他笑着解释:“看个信息还要起炉架火,戴上老花镜,拿哒放大镜,寻半天才晓得你们讲些什么,算哒算哒。”不过逢年过节,他却总是委托我帮他在群里发个大红包给大家抢,然后要我给他汇报“资金分布情况”。

  然而就在几天前,群里却像炸了锅,隔着屏都能感受到喜庆热闹的“鞭炮声”,原来,从不发言的父亲在群里发了张照片,照片中他特意穿了一身新衣服,像个奥运冠军一样,在街道和社区干部的“簇拥”下,左手捧一束鲜花,右手高举着一枚“光荣在党50年”的纪念章,满脸洋溢着幸福和自豪的笑容!

  此刻,我们一家人悬了很久的心也终于放下了,那种轻松和快乐真是难以言表。

  这是怎么回事?说来也是好事多磨。“七一”那天,父亲早早守候在电视机旁,等着观看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老人家生在旧社会,从小没见过自己生父,不及成年母亲就去世了。他经常说,党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是党抚养他成人,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亲历了新中国的成立、发展和强大的父亲,想起过去的日子,再看今天的祖国,整个庆祝大会他看得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看完后,又迫不及待地给我们兄弟打电话谈感受,当然也对我们提出了很多关于生活和工作的新要求。

  然而两天后的周末,我们照例回老家看望父母,却发现父亲没事就长吁短叹,无精打彩,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说。一再追问下,母亲才告诉我们,原来,街道表彰党龄超50年的同志时,把他给漏了。

  这可怎么办?作为对党有着深厚感情的老党员,这样的荣誉是何等神圣!这可不是我们用金钱和礼物可以解决的。父亲29岁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在不同的基层单位负责,其间大多时间是负责党务工作。至今已有52年党龄,曾经因工作出色,其先进事迹上过《湖南日报》,还被当时的省委主要领导接见过,这些过往是珍藏于他内心最值得骄傲的事情。然而由于工作单位较多,也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老人家的档案资料丢了,表彰对象自然就没有他。

  哥哥一听,连忙安慰他:“您别急,这事情可以分两步走,一是到退休前的单位再找一找,二是看您还有什么佐证材料。”父亲眼前一亮:“我当年入党开会的笔记本还在呢,我清楚记得,我是1970年6月3号开会通过的,这个事情很多人可以为我作证。”说完,他从书柜里找出一摞摞早已泛黄的笔记本,一本本翻开,找到那本1970年的,再翻到6月3日,果然时间地点参会人员都历历在目,议题就是决定吸纳父亲为中共预备党员。父亲指着参会人员说:“也只有两个可以作证了,其余的都走了,岁月不饶人啊!”可能是想起了入党时的情景,可能是想起了当年那些大家一直奋斗的岁月,父亲的眼眶有些红了。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喜剧了。哥哥去父亲退休前单位找档案,原单位党务工作者非常热情,并主动到社区、街道以及区委相关部门解释和沟通;我则载着父亲去找当年开会的老同志作证明,并去街道递佐证材料,紧接着第三天,就出现了本文开始那一幕,当然还有一个装着慰问金的信封。父亲后来将慰问金给了一个因特殊情况家庭暂时比较困难的邻居,让他跟家里人特别是老人孩子买点好吃的,过好重阳节。他自己则高高兴兴地换了退休前的单位制服,戴着“光荣在党50年”的纪念章,风风光光地拍了几张相片,然后生平第一次向年轻人学习玩微信,亲自将照片发到家人群、朋友群里。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