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枫林路上的香樟树

http://www.frguo.com/ 2021-11-05 李零

  它猛然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长沙城区一条笔直主道拐弯处的路中央,突然站立着一棵古老遒劲的香樟树。

  这是一棵活在城市中央的古树。一些树留在地球上,另一些永远地消失了,留下的把过往的委屈和舒适压缩成一圈树轮,增添了向大地更深处扎根、向天空更寒处冒尖的勇毅。

  每一棵站立在地球上的树,都值得敬仰,它绿枝舒展的流畅,像心花怒放时鲜血从心脏涓涓漫开。它昂首挺立的高节,足以让站立在它面前的人仰望沉思。

  一棵树挤在森林里,还是挺立在旷野上,会生长出截然不同的性格和习性,群居的外向或是独居的内敛。

  森林是地球上的独居者,而一棵树则是地域上的群居者。

  与一片森林同成长的野生动物,经历了战争动荡、地力开发、自然灾害的洗劫、蚕食,或销声匿迹,或所剩无几,被圈在一个较大范围的围栏里,与人类隔绝而生息,避免因地争利而造成被误杀残食或故意消灭。

  失去了弱肉强食、血雨腥风的“动物江湖”,一片生机勃勃的森林只剩下宁静和谐的孤寂,成为孤单的一片森林。

  如果人类也失去动物、植物甚至是整个生态系统的盘根错杂的联系,变得单一的世界、幽静的自然,那将是另一种热闹非凡的孤单和恐惧。

  一棵树直挺挺地站立在天与地之间,活在与人一样的平等空间,生命就变得风雨兼程、风和日丽。

  它闯入眼帘的力度剧烈,前方轿车的朱红色尾灯渐渐变浓,一件静物端庄优雅地镶入,无动声息,只有那翠绿欲滴的片片绿叶,提示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它已经习惯了每日流淌如水或阻塞如堰的景象。它立在枫林路中,距离橘子洲大桥只有两三百米,早晚上下班高峰,所有路过的司机远远地能看见它,它是往来河西河东的一个堵点,笔直的双向六车道,因为一棵樟树,瞬间变成双向四车道。

  鸣笛声、抱怨声聚集在樟树下,却没有人闪过要砍倒它的念想。

  它阔大舒展的枝叶,给整个城市抽枝发芽的冲劲,城市在平面铺陈和立体描述中蔓延生长。

  一棵树给了整个城市内涵丰富的生机萌动,绿色是与城市建筑相左的另一种生命展示,与穿城而过的大江大河形成微妙的共鸣。

  樟树随风招展时,能先于城市感受来自天空的嬉闹,也从大江大河拍打城市防堤的节奏里,听懂一些来自远方的问候和河岸边村庄里长出的秘密。一棵树能为保守某个秘密而终身不语,也会因渴望谜底而苦苦等待。

  有时候,一棵原本活得无忧无虑的树,一瞬间轰然倒下,谜底的揭示像抽空了活下去的支柱。另一些被狂风暴雨击倒的树,匍匐在地还挺过了十几年,它有活下去的决心。

  这些秘密对一棵独自挺立的樟树,是一种活着的信念,它有保守秘密的天然屏障。落在樟树上的一场小雨,还没有从树的梦语中听出一点线索,就被渗入樟树庇荫的一方土地里。即便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噼里啪啦的雨声和树叶摇晃的摩挲声,掩盖住樟树泄露的秘密。一些鸟在樟树上筑巢,潜伏在核心部位,白天故意从路边的一些小树飞到这棵路中央的大树,分散樟树的注意力,麻痹它的警惕性。晚上则在整个树发出微弱的鼾声时,探听这棵树所知道的秘密。年复一年,鸟巢里孵化了一批又一批雏鸟,窃听秘密的鸟早已老去,这棵树仍然活力焕发。

  这场守密与窃密的攻防中,樟树与飞鸟,还有流入大江大河的雨水,逐渐串联起繁密的关系网,它不再是脱群的孤独者。

  一棵站立在城市要道上的树,最有资格讲述一座城市的历史。在建城的时候,它早就挺立在城中。在修路的时候,它早就站在路中。站在枫林路上的这棵樟树,见证了长沙这座千年古城被烈火焚烧几个昼夜的历史事件,隔江相望一城残砖碎瓦和一缕刺眼余烟。那些经历千年不朽的楼阁牌坊、亭台水榭化作了一抔灰土,最坚硬的材质和最悠久的岁月落入了地面之下。

  它时常回忆那些火光冲天的怒号和哭天喊地的绝望,最可能被火焚毁的草木,却大言不惭地苟活下来。人们在废墟上建筑新城,一定把它当做受过神灵庇护的植物图腾,在它的荫蔽下许下愿望,燃起几缕烟火。

  后来城市迅速成长,一条从长沙火车站出发,向西跨过湘江的主干道路,正好要从它身上碾过,路修好了,它还岿然不动地站在原处。

  一座城市对历史的敬畏化作对它们的庇护。它们有映照过往、细数当下和预感未来的深厚底蕴。

  它屹立在城市道路的中央,整座城市便有了绿树红花、生机盎然的底气。

  文字来源:《长沙晚报》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