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两地情(两章)

http://www.frguo.com/ 2021-11-08 朱秀生

两 地 雨

  像牛毛,像花针,细细的,斜斜的。这是朱自清的江南雨,也是长沙的雨。10月中旬来到长沙,竟有十多天飘洒这样的雨,在这种和风细雨中,在毛泽东文学院学习和生活,真是一种幸福。

  走在细雨中,有和风吹拂,秋雨就倾斜了,像风中的垂柳细丝,雨就有型了,像一条一条的亮晶晶的丝线,从迷迷濛濛的空中,向大地放射过来,落在脸上、唇上、手上,没有凉的感觉,只有温柔的舒服;落在头发丝上,像一粒粒珍珠,又像银河里的无数星星,在漆黑的星云里,闪呀闪呀。长沙的秋雨,是极舒服的称人心意的雨,没有一种人工浴头,能制造出这样一种水滴。我在雨中行走,不撑雨伞,也不戴帽子,走上一里路两里路,只有“沾衣欲湿杏花雨”的诗情,没有落汤鸡的窘态。

  长沙的雨,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雨;是“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雨;长沙的雨像花针,在我的秋衣上,已绣出了春的锦绣。长沙的雨,是默默无声地来到人间,走过楼顶,走过桂花的每一片叶子和花蕊,走过每一棵小草绿叶,绝不发出夏日蝉鸣,像婉约、害羞的湘妹子,又像没有一点辣椒味的长沙男子。我 彳亍在长沙街头,问路或者是坐出租车,都会有绵软的湘音不厌其烦的给我讲解前方的走向,直到我满意为止。 长沙的雨给我极好的印象,像长沙人 。

  由此我想起了新疆的雪,是落地无声的。雪落一夜,醒着的人或睡着的人浑然不知,当推开家门,会惊叹一声,因为整个世界全白了。但是我更想念新疆的雨,它是急骤的,狂野的,荡涤一切污浊的雨,给沙漠、戈壁、绿洲送去甘露。

  新疆的天空不像长沙,多是湛蓝湛蓝的,很少有乌云能将整个天空遮住,下雨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雨过天晴,彩虹高悬天空,绚丽壮观,是通往天堂的桥, 像一个奠基在宇宙空间的儿童乐园。

  新疆的雨从天空上坠下,大大的,凉凉的,像钻石一样,旋转着,闪耀着光芒,打在房顶上,树叶上,土地上,世界一片喧哗。生活在这种雨中的人,豪放,热情,真诚。

  两地雨如此的不同,长沙的雨是李易安的婉约,新疆的雨是辛稼轩的豪放,但是两地雨的核心是H20,它们是相同的。 湖南人和新疆人合起来,就是一部宋词。

两 地 花

  我漫步或急行在深秋的长沙街头,满眼的绿色:香樟、银杏、铁树还在光合作用,而这时,在新疆已是黄叶纷飞了。

  走在长沙的街头巷尾,丝丝缕缕的幽香伴随着我,拥抱着我,香浴着我,像空气一样簇拥着我。停下脚步,寻找这幽香,却不得它的源头。究竟是一种什么香?我从未嗅闻过,记忆中更无它的元素。我在寻找,没有了幽香的踪迹。我前行,我前行,它又从四周向我挤过来,不绝如缕。

  这是桂花啊 !

  一位热情的长沙人告诉了我,那神态,她就是一朵飘香的桂花。

  我大吃一惊,竟是大名鼎鼎的桂花,早就听说过,未曾谋过面。今天我闻到了桂花香,我要认识认识桂花树。路两侧的桂花树,被园丁修剪成球状,它本来的面目又是怎样的呢?在一个不显眼的犄角,我找到了一株自然成长的桂花树,三米多高,灰褐色的树皮,蜡质的椭圆形的叶子,叶子底下掩藏着细碎的黄花,很不显眼,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更无菊花的冷艳绝尘,就是它,竟散发着迷人的、令人神魂颠倒的幽香。百花在秋天香消玉殒 ,桂花独自绽放,香满长沙。难怪有诗云:“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李易安接着说:“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

  秋雨霏霏,每一株桂花树,都是一把伞。我驻足桂花树下,雨不再淋我,花香沁我心脾,我与桂花树是一见钟情的情侣。我俩伫立在雨中,看车水马龙,看霓虹灯变幻万千风景。这黄色的花,细碎又平常,却能散发出让人刻骨铭心的香。我浑身一震,新疆兵团的沙枣花,不是与桂花一样吗?新疆兵团的沙枣花,开放在五月天,金黄色,细碎又渺小,隐藏在银白色的叶片下,散发着浓烈又幽香的芬芳,美化了绿洲,美化了团场,美化了那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枣树是西北极平常的一种树,是新疆兵团人最喜欢种的一种树,它极耐旱,能够在盐碱地上生长,它长大后婆婆娑娑,树干坚硬如钢,树枝相连,屹立在绿洲和戈壁、沙漠之间,抵御狂风对绿洲的袭击,呵护绿洲家园。在开花季节,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沙枣树,像一只无边的香炉,释放着无边的花香,让团场的生态环境提高了档次。

  桂花和沙枣花,颜色是如此的一致,香味是如此的浓烈,品质是朴素无华的。两种花,山隔路遥,却如此的一致,绝非偶然吧。

  “大将筹边人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一百年后,王震将军跃马西北第一峰,吟诗一首:“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

  从此有了湖湘子弟满天山,八千湘女上天山的不朽传奇。八千湘女就是八千颗桂花树,她们扎根在戈壁沙漠盐碱地,开花在天山南北,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最后化作一棵棵沙枣树,永远屹立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沃土上。

  两地花一样香;两地花一样娇艳。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