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荆庚红:深秋物语

http://www.frguo.com/ 2021-11-17 湖南省诗歌学会

 

 

雨来了,却没有惊动草

不是雨的脚步太轻

而是因为,草已麻木不仁

 

该落的叶,也都落了

至于归没归根

叶想知道,天也想知道

 

山瘦了,水瘦了,思念也瘦了

大雁,早已无踪无影

曾经许下的诺言,刚刚被霜掩埋

 

 

寺庙的檐口,与霜花结缘

案几上的那只木鱼,还没有被冻死

法槌落下,把经书里的字符敲碎

散落,又被串起

 

菩萨取暖的香火,忽暗忽明

一片落叶从窗口飞进来

皈依了,那袭灰色的袈裟

梵音藏进香炉里,躲过了风的撕扯

 

 

小溪里的蛙,偃旗息鼓

山林,瑟瑟发抖

石崖上的秋兰,花开正盛

 

树上的叶子,被风拐走

草芽,珠胎暗结

只有寒鸦,仍然安分守己

 

夕阳回家,渡口依然人声鼎沸

有船来来往往,水不会结冰

日子,也不会结冰

 

 

夜幕,被秋风撕开一道口子

有月光漏下来

点燃了,一堆篝火

 

树叶,七零八落

青苔上的屐痕,清晰可见

带着秋,走进大山深处

 

小溪里的水,被风拧得所剩无几

搁浅的鱼,不再忍气吞声

一声号子,把一个萧瑟的季节洞穿

 

 

晨钟暮鼓掉进落叶里,音信全无

土地爷的所有帐户都被冻结

草的日子,生,不如死

 

风,上天无路,只好折腾树

雨,见风驶舵,也躲不过焦头烂额

菊在矮檐下,从来没有低过头

 

风不识字,却把一本天书翻得稀烂

晨霜,被早行人打上一串句号

清脆的鸟鸣,落地生根

 

 

乡愁如月(组诗九章)

 

 

 

夕阳压弯地平线,归隐

月光如水,把他乡的夜洗得雪白

 

乡愁,被月光折叠

交给树上一个空鸟巢收留

 

思念,掠过水面,溅起水花

打湿了,岸的一身秋衣

 

 

月亮为情而缺,为梦而圆

再也不需要,刻意去表明心迹

 

树上,长满月光,花,随光而开

一只寒鸦,正在失眠

 

一朵云,飘然而过

带走乡愁,去遥远的故乡放生

 

 

月光走过的地方,鸦雀无声

山,把风摁住,水,藏头露尾

 

藤与树,在月光下南腔北调

变了调的乡音,不再动听

 

星星,无语,鸟,赶紧闭上眼睛

月亮煮了一壶素酒,压惊

 

 

月光踏云而来,花,不再孤芳自赏

酒杯里,装满各自的心事

 

风来过,带走了几片落叶

没有带走,夜鸟飞过留下的影子

 

露珠跌落,归根于土

与那些陈年旧帐,握手言和

 

 

风正在数落,远道而来的花事

月光破空。风,逃之夭夭

 

一地落红,暖了余生

缘分,荣归故里

 

嫦娥只好手捧一卷发黄的线装书

教一只兔子,念唐诗宋词

 

 

月光,从稀疏的树叶间泻下来

落进小溪。水面如同白昼

 

正在岸边鼓噪的蛙

让闭关修炼的蛇,寝食难安

 

被秋风点化的顽石,立地成佛

佛光如炬,点燃游子头顶上空的云

 

 

月光,把秋色煮熟,酿成酒

为南归的大雁送行

 

月色洗涮后的一树浆果,馋涎欲滴

却没有人敢动它半根指头

 

大雁,就着月光,豪饮

思念却长出翅膀,远走高飞

 

 

月光,被秋风裁剪

编织成一张网。日子穿网而过

 

沟沟壑壑,被乡愁填平

夜,将梦收入囊中

 

月亮换上一袭黄袍,占山为王

一群蚂蚁,只得俯首称臣

 

 

秋风,把果子摇落,树一身轻松

月亮情无所依,漂泊天涯

 

晨霜,从云缝挤了进来

星星打了个寒颤,梦被冷醒

 

蝉,遁入空门

把来世,交给古佛青灯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