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刘和:十万古田

http://www.frguo.com/ 2021-11-17 湖南省诗歌学会

日子

 

日子是旧的

我操起文字,更生

 

塞进的思想

怎么,也养不活日子

 

我敲敲每一个字以及标点

结果,都与金钱无关

 

 

丢一枚钢钉

 

天空蔚蓝,阳光下

我向碧水里丢一枚钢钉

直击天顶

 

破了它,看看天外

还有什么

 

 

待客

 

凉棚里,几杯茶

一壶热度不减的水

伺候我的朋友

 

从身边的竹说起

然后是荷,再是诗文典故

来者凑合几句

 

想当然的搞了个文化餐

结果,借故的,走了

剩下的不好意思,也走了

 

那以后,酒肉聚餐

再没接到过电话

 


十万古田

 

我去时,原始的风貌已被打开

草地盘根,护着古田

 

明朝的那段遗留,在苔藓的忽明忽暗里

露出端倪,花朵低矮

谦虚到秋末还在迎接游人   

 

犁铧的响动,从叶子的风声里

打开十万古田的喧嚣,有杜鹃花下地私语

也有街道邻里地碰撞

 

一个自成的社会,以近2000米的高度

筑起壁垒,是桃园还是终将倾覆的江湖

答案也许在一场久远的风里

 

从开拓到遗弃,又以游道的形式复活

一个完整的循环,历尽的沧桑被游人踏平

 

而我, 在游道上踏出的节律

是一片净土的向往

 

 

高山上的小鱼

 

山,举起来的台地

到了只剩草的高度,还会有什么?

 

有!有小到柳叶的鱼

细流不再死板、沉默

高处有了灵气

 

我把思路伸向小鱼的邻居

枝头有小鸟,草地有四蹄的印迹

小鱼的来历是否与它们有关?

 

听说过鱼鸟养鱼

也听说过鱼卵附羊的传说

也许,这不只是传说

 


树上的苔藓

 

大花杜鹃,牵着手

成群的立在草地的边沿

为苔藓的寄生撑着

这种单向的付出,似乎有些失衡

 

高处,秋末的风有点初冬的凉

我想起苔藓,在冬季给予大花杜鹃的温暖

这寄生,竟是天成的依存

 


子  夜

 

子夜的月光放大了安静

我起床,把辗转的问题拎出来

 

月亮安抚下的楼层守得很紧

私密流不出,也进不去

 

只有我在放松的空旷下行走

一滴水,坠落,砸在我的思考里

 

我,随水滴的划痕望过去

楼层上的空调,流着汗水

为主人无声的背负

 

我,揣摩了一会儿

似乎与我拎出的问题有着某种联系

 


今秋不一样

 

今年的秋末

该落地的没落地

 

阳光爽快,雨水刚好

生长从初春伊始,没消停过

 

年初,有个规划

到哪里去,到哪里去

 

其实,哪里也没去

好像,身边的某些事物一直在生长

 

比如,新冠时不时的跳出二三点

你想走时,又来个停止的手势

 

就这样,远行被打断

一直困在事务里

 

有个快刀斩乱麻的说法

可惜,我的刀一直不快

 


入  侵 

 

葎草入村,是近几年的事

从西边来,路途颠簸,饱受饥饿

落地时,大有见什么吃什么的势头

 

土生土长的夜交藤不见了

是被吃了,还是被赶到偏远的地界上去了?

 

这是件揪心的事,夜交藤是味中药

承载好多故事,曾一代一代的相传

断了,会在文脉上留一道口子

 

我操起田刀,割断葎草与土地的联系

但收效甚微, 它的根已入侵这片土地

而且,时不时的刮起西风

 


搬家(组诗) 

 

1.

在一个地方落座几十年

说走,有些无形和有形的东西扯着

理清这些,往往会深入到一条溪

一棵树或者几位道合者

不走,又有些陈年的疙瘩

如某事某邻居或者某条不好走的路

 

这种犹豫,其实是被否定的

就像孩子随我来到这里

而我又要随孩子,老有所依

我不得不去审视与我关联的物件

每一件,都与当下拉开距离

 

是扔下还是带走

这种掂量常碰触到一些痛点

我蹲在那里,盘算过好久

让痛点再痛一次

带走的,只是一根鱼竿和一沓稿子

 

2.

我列的清单,一台电脑

以及与电脑相关的附件

过往的都在里面

如图纸,诗文以及一生的劳碌和展望

 

再往下列,不多

就一套风雨行头,打成一包即可

去的地方,只是一个向四方辐射的中心

 

而远方,是诗文的深处

直达达摩面壁的墙

 

3.

还有几件,也应该带上

一架老式的相机以及一堆老照片

还有几个青花盘,那是上世纪的富有

 

留下这些,让孙子去探索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