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春伢子

http://www.frguo.com/ 2021-11-22 陈哲

  "卖鱼拉,三块五一斤,新鲜拉"。

  一阵阵吆喝声传来,顺着声音扭头一看,是春伢子在叫喊。

  春伢子今年三十二岁,单身,是个残疾人,脚有点跛,走路一拐一拐的,个子不高,细细瘦瘦,黝黑的皮肤,站在人群里是属于那种如果不经意看就很难被发现的人。春伢子没什么技能,打工也没人要,家里穷,至今还住着土砖房,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春伢子就学着别人贩鱼卖。早上去码头收点鱼挑到市场里卖,赚几个小钱,补贴家用。好奇心促使我决定跟着春伢子走一天,去走近他的贩鱼生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春伢子就起床了,胡乱地洗漱了一下,就挑着竹箩出发了。到码头只要十多分钟的路程,春伢子说这是水府庙风景区的轮渡码头,这里曾是毛田乡世代人出入的地方。河对面居住的大部份都是渔民,他们很少有田土,但家家户户都有船只,网箱,白天在这湖里围堰捕捞,早上就把船开到这个码头,把一天辛苦劳作的成果卖给鱼贩们,然后用卖鱼的钱去置换些粮、油、酱、醋等生活用品。到了码头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好多人了,人们三五成群的在讨价还价。

  "二块八,要得你就捉"

  "二块六,我全要了"

  "这桂鱼太小了,便宜点"

  "把鲤鱼拿出来,我不要,我只要草鱼 "

  ……

  我跟着春伢子走近一只船,船主跟春伢子很熟,热情地招呼着我们上了船,船不大,有三个舱,前两个舱放了鱼,后面的舱盖上船板,船板上有被子,还有锅子碗筷等。我问才知道原来他们吃住都在这艘船上,船主打开了舱盖,我看到里面游着好多鱼,活蹦乱跳的,春伢子跟他说好了价,雄鱼三块钱一斤,他挑了六十斤,捉鱼、过秤、付钱,一切都是那么利索。春伢子把竹箩装了半箩水,把秤好的鱼放了进去,连忙挑着往回赶,六十斤鱼加上水,起码也有上百斤,我试着挑了挑,挑不动,但春伢子却很轻松的挑起了,我不禁觉得有些汗颜。他走得很快,一拐一拐的,竹箩里的鱼儿也跟着他颠跛着,他说要赶早回市场上卖。

  稍瞬,就到了市场,他找了个好摊位,把竹箩摆好,又去隔边的米粉店打了两桶水倒在竹箩里,就开始叫卖了。别看春伢子人瘦小,但做生意是把好手,脸上笑容满面,能说会道。加上他来的也早,很快就卖了二十来斤。我注意到他每次给人秤鱼的时候都要把塑料袋在水里打湿。我问他为什么,他起先不肯说,经过我再三追问,他才吞吞吐吐的告诉我说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袋子打湿了鱼放进去不容易撑破。还有个原因就是湿袋子带了水比干袋子重些,这样秤起鱼来就可能会多出个一两半两的,他说这是他们贩鱼的秘密。我指了指他,这个春伢子,贼精灵的,他却摸着头,尴尬地笑了笑。

  九点的时候,市场里卖菜的人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春伢子的鱼也卖了一半多了。这时一个带着红袖章的人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春伢子的鱼篓,撕了个五元的票给他,说交5元钱。我看了下那张票,上面就写了个管理费,我想上前找他理论,被春伢子拉住了。他偷偷地告诉我说,这是市场收的摊位费,看鱼的多少而定,鱼多就收十块,鱼少就收五块、三块的,收多收少随他们决定。春伢子说他要趁早回来卖鱼这也是个原因。管理员要八九点上班,他贩完鱼六点半就到了市场,一个多小时中间可以卖几十斤鱼,能够节约几块钱管理费。我听后却觉得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既为春伢子他们感到悲哀,又为这管理员随意收钱的做法感到愤慨。但春伢子说他们习惯了,再说今天也卖了不少的鱼了。

  春伢子说卖鱼有两个客流高峰期,一个就是七点到九点, 再一个就是十一点半下班。果然九点半过后,卖鱼的人也就渐渐地少了起来。趁这个空隙,春伢子拿了个凳子靠着墙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包烟。我看了下,是两元一包的那种,烟在口袋里被挤得皱巴巴的了。他抓着烟两头扯了扯,燃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他说,他没别的爱好,酒不喝,槟榔不嚼,就爱吸点烟,每天一包就够了。赶上这休息的时候,我也与他闲聊起来。春伢子还偷偷地告诉我,市场里有些卖鱼的还少秤,秤一斤鱼最多只有八九两。有些人更黑心,从鱼嘴巴里灌些死的小鱼进去。有些鱼有股柴油味,不好吃,买的时候要在鱼腮上闻一闻,我惊叹原来买鱼也有这么多内幕,下次买鱼一定要多个心眼。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就到了十一半点了,下了班的人也陆续的赶来卖菜了,市场里又渐渐地热闹了起来,春伢子又打足精神叫唤着,我也热心地为他张罗起来,遇到熟人就招呼着他们来买春伢子的鱼,很快他的鱼就全卖完了。他把箩里的水倒掉,把钱掏出来放在板凳上数了起来,数的时候很细心,拾块的一叠,一块的一叠,五毛的一叠叠得整整齐齐。他数了数,算了算,告诉我说今天鱼卖得好,六十斤鱼,三块进的,卖三块五,赚了30元,加上那些袋子打湿后多秤出的一斤二两,多出了四块一,赚了34.1元,他得意地笑了笑,来到旁边的米粉店,叫老板娘泡上一大碗面。我看了看,很大的一碗,是光头面,春伢子说这碗面上只要不放肉就可以叫老板娘多加点面,这样能撑饱肚皮,我看到他狼吞虎咽地几口就把那碗面吃了下肚,把汤也喝干了。或许是叫喊了一个上午,喉咙喊干了,吃完后还去水壶里倒了一大碗凉开水,喝了下去,然后用袖子抹了抹嘴巴,拍了拍肚皮,说饱了,他说早餐和中餐他就这么一碗面就可以解决了。吃完面后,春伢子收拾好鱼箩,要回家了,他说下午要好好睡一觉,因为明天早上又要起个大早去码头贩鱼。他说他的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望着他一拐一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头说不出的感慨。春伢子,祝愿你的生意越来越好,但是也希望你还是保持着你那一份公平买卖,不去学别人去短斤少两,相信将有更多的人来买你的鱼。看着春伢子那削瘦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才顿然想起今天我居然忘了,自己都没有买春伢子的鱼,下次记得一定买。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