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所思在远(生活悟语)

http://www.frguo.com/ 2021-12-17 长沙晚报  龚晓磊

  人不到年岁,不能全懂节日的意义。

  四位老人都还在的时候,我有一种贸然的自信。不是信他们一定长命百岁,至少没有想过生命的衰败和离开,会比树藤遭病而枯的速度更快。转而一想,再过几个月我就步及三十,青春在一点点地褪去。风吹得疾一些,生命就越薄一些,也到了该面对老人们逐次离开的年纪。

  爷爷的离开是在秋天。

  这个时节的早晚已经可以穿上冬衣了,入夜的寒气有些逼仄。合上书的时候天已尽黑,接到妈妈的电话,被告知爷爷离开了。

  挂了电话,我快速吃过饭,不落一步地开上高速,往海边去。

  去海边的路蜿蜒,在山间与浓淡不一的雾气相遇。车高灯亮,雾气在车灯的照射下被极快的车速冲破,打碎,又在车尾合上。我一度在雾气中进进出出,不觉落雨了。

  雨点在我的挡风玻璃上拉起了帷帐。

  海边更冷,恐怖片中出现过的游乐场也关门了。只有招牌上的灯还在营业,犹如一股在黑暗和浪声中无力的照射。我沿着栈桥走到更靠近海的地方,潮湿感重重地落在我身上。

  这一路的车程不算近,我又独自在海边走走停停了近一小时,直到风衣抵不过寒意才回到车上打开暖气。回神后,竟想不起太多长篇的关于爷爷的往事。那些回忆都是细碎又乱的,都是只言片语,甚至连只言片语都不是,都只是脑子里一闪过去的模糊场景,记不得是什么事。

  人有多脆弱,眼泪和嘶喊都是证据。人的记忆也一样,越想记住,越被驱逐。

  外公离开的时候,很安详,众人都在床边。妈妈在祈祷,希望外公能安详地离开,往生极乐。

  看着机器里的数字逐渐为零,近一个世纪的哀乐人事被最简单的数字宣告了完结。妈妈在外公床边安静地目送,没有失声痛哭,以最得体的姿态向外公道别。

  我给外公梳头的时候,还有余温。都有尽头,没有不朽。

  情绪会被延时,像久放积尘的录像带,音画不同步。在还有回忆能力的时候想起旧日常,浮光掠影也只扬起一点尘,什么也不剩下。外公离世那天,外婆淡淡地和我说:“本是同林鸟,想飞就让他飞吧。”童年宠爱过我的人,不复得。我也只能看看天上的月亮来怀念他,那月也是他曾指引我看的。

  每一个纪念的时节,大家都独自呆在记忆里,心照不宣。我们终会忘记也终将被忘记,但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投入世界,投入一场又一场镜花水月。

  当我抬头,风揽月,云兜星。那一切在的和不在的思念,都疏疏齐齐。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