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胡小平:橘缘

http://www.frguo.com/ 2021-12-17 长沙晚报  胡小平

  那天我特地赶了个早,可上得山来,满眼只是橘叶的苍翠。我探寻着走进橘林深处,好不容易才在橘叶丛密的地方见到了一个漏网之橘。这漏网之橘让我有些惊喜和兴奋,但更多的是失望和惆怅。

  橘农老李扛着锄头,笑嘻嘻地朝我走过来。他指了指四面的橘树说:可惜你今年来迟了,橘子前两天摘完了,要看得等明年了。我指着那漏网之橘,说是可惜,但好在看到了这万绿丛中的一点红。老李看看那橘子,就要用锄头去勾那树枝。我忙拉着他的手,说就让它在绿丛中亮着灯吧。老李朝我笑了笑,说不陪我了,他要到前边的橘林里干活去。

  我刚转身要走,老李又快步走了回来,说看得出,我还真是个爱橘之人,问我能不能和他一起去干活。我爽快地一口应承下来。

  橘树随着山势一层一层,一梯一梯,一棵棵精神,一株株健壮。地上没有杂草,坎上没有荆棘,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这干活就得干好,不能半点马虎。我虽然是在打工,可我心里明白,我不只是在给老板做事,也是为了橘树,还是为了自己。这一棵棵橘树,就像是一个个可爱的孩子,你说能不照看好吗?老李抚摸着橘树,看着我说。我连连点头,心想他这是一种状态,一种境界,而他这种状态和境界是每个人都需要的。

  我们边干活边聊着。老李抹了抹脸上的汗,抬头看一眼头顶的太阳,朝我手一招,扛起锄头,领着我就往前走。

  正走着,老李突然往左前方一指,说看那是什么。

  一树橘子赫然出现在这苍翠的橘林之中!

  我朝那橘树奔过去。

  这橘树长在橘林中的两间平房边,平房的前面有一块不大的空坪,空坪的旁边是一条小溪,小溪的边上有一丛水竹。

  橘树又高又大,看上去橘子多,叶子少。橘子又大又红,像小灯笼似的挨挨挤挤、层层叠叠地挂在树上,整个橘树就像一团火。

  一个橘子从树上落下来,掉在老李的头上,又滚到地上。他捡起橘子,本想抛到树蔸下去,却又把手收了回来。

  树蔸下躺着一些橘子,有的新鲜,有的干巴,有的已开始腐烂。老李将那捡起的橘子掰开,放一瓣到我嘴里,问怎么样。我轻轻地嚼着,细细地品着。橘子糖分足而不腻,水分多而不淡,可口,可人。我还是头一回吃到这般橘中上品。

  我放眼望了望苍翠的橘林,抬头看了看火红的橘树,低头瞧了瞧躺在树下的橘子,疑惑地看着老李。老李将橘子递给我,说橘林里那千棵万棵都是别人的,只有这一棵才是他的。他深情地看着橘树,说这橘树从开花,到结果,到成熟,他每天都把它当作一道风景来欣赏,它也每天把他当作一个朋友来陪伴。而这橘树从开花,到结果,到成熟,就像人的一生一样,应该走得圆满。橘子红了,那是它一生到了最荣耀最幸福的日子,就该让它在树上乐呵呵地笑着。之所以把落下的橘子放在树下,那是要让橘子去滋养橘树。橘子来之于树,又回归于树。

  是啊!万物皆有道,四时自有序,应该顺其天然,顺其自然。

  老李搬来一张小方桌,两把小竹椅,放在橘树下,又提来一小桶米酒,排开两个饭碗,哗哗地将酒满上,笑呵呵地请我喝酒赏橘。我刚捧起碗,一个橘子“咚”地掉了进来,溅得我一脸是酒。

  老李开怀大笑,说橘子也想喝酒了。我说是呢,有缘总能相会,有缘就能相知,这是天然,也是自然!

  橘子甜,米酒香。不知是以橘佐酒,还是以酒下橘,只是觉得这酒和橘一块在口中,一块下肚里,好一道绝佳美味。

  不胜酒力的我陶陶然欲醉,飘飘然欲仙。伏在桌上,暖暖的阳光,浓浓的橘香,老李畅快的鼾声,公鸡嘹亮的长鸣,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格外的舒坦,仿佛融入世外桃源。

  朦胧中,我和老李在看橘子花开花落,在说橘子由青转黄,在尝橘子由酸变甜,在数橘子的个数,在读橘子的自然掉落。

  一觉醒来,太阳已悬西山头顶。

  老李笑眯眯地看着我,问怎么样。我说但愿长醉不愿醒,不辞长做橘林人!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